我非良!”想到佛门弟子貌善

作者: admin 分类: 3d走势图非凡彩票网网址 发布时间: 2018-05-09 16:06

瑞生又被几人牵了来,敲不上五下,便受杖罚。那撞钟僧实在看不过去,待几人去远了,走过来道:“你也是真没悟性,这些天怎连门径都没摸到?这敲钟可是大有学问的!首先力度上要有轻重缓急之分,韵律上要有抑扬顿挫之讲。再则手法有逼、扪、敲、击、叩、捶、打、槌、撞等九品,每一品各有说道……”

尚瑞生忍着气道:“大师好意我心领了。这劳什子我学不会!让他们再打几日,也算我还了恩情。”那撞钟僧不理,仍继续道:“天底下的寺院,扪钟的法子都是不同的:寒山寺的钟声,均匀缓击,平稳中寓庄严,那里面原藏着律宗的心法。再说大都里大金觉寺的钟声,秘诀是‘紧十八,缓十八,六遍凑成一百八’,合密宗‘大洗脉经’一百零八窍通开。变化最多的是杭州灵隐寺的钟声,‘前七击,后七击,中间十八徐徐发,更兼临后击三下,三度共成一百八’。说来咱少林的钟声最简单,‘前发三十六,中击三十六,后击三十六,共成一百八’,内含波涛,浪浪相叠,发四季之音。你只要知道这个窍门,便好做来,但关键还是要佛根深正。”

尚瑞生直听得头大如斗,苦笑道:“敲钟比杀人还难,我这回算是知道了!”撞钟僧道:“其实你只敲了这几天,老衲已听出里面大有雄烈之声。你本就是入世翻筋斗的人,说这些也都没用,倒是老衲糊涂了。”

正说间,忽见几个和尚又走回来,个个神情古怪。那矮个僧大声道:“戒律院众位长老说了:你扪钟乱法,不是释子根苗,不配在客室居住!快跟我们走,给你另找个去处!”连拉带拽,押着他向西走来,忽见前面有座殿宇,远望规模不大,甚为敝旧。

几人来到殿外,只见丹墀破败,梁柱腐烂,几只小雀离巢惊飞。那矮个僧道:“你既来挂单,这神殿才是修心之所。人家真修行的人,来后已在厨中作务十年,闲了就闭目打坐,那才是要得果位的。你多学着点,把在外的野性儿都收了吧!”一言未了,另几人都笑了起来。尚瑞生正听得莫名其妙,一僧已开了殿门,将他用力一推,随即把门关了。

尚瑞生眼内一片黑暗,原来此殿虽破,光线却不易射入。过了半晌,他才适应过来,凝神看时,不由大吃一惊。只见殿内三面都是神像,正座上不供佛菩萨,却尽是泥塑的受难众生,千手万足伸天抓地,各露惨号挣扎之状,形象逼真恐怖,一望惊魂。

东面神座上,却立着阿修罗王,奋臂狞容,周身戾气飞腾,似要搅乱佛国尘世。西面正对着阿修罗王的,乃是帝释神的高大泥龛,同样狰狞可怖,姿态怪异。二者横眉冷对,身后各站了无数略小的夜叉、龙精、神婆、鬼畜,皆是张牙舞爪。殿内恍如战场一般,血腥气似已扑面而来,激斗声亦隐约可闻。尚瑞生虽不知众神为谁、所斗何因,但孤身立此黑暗恐怖之所,也不由惊魂出窍,许久不能复常。

实则此神殿所供,本佛家八部天龙之群,也即传说中八种神道精怪。其中以帝释神与阿修罗王居首,两者终日厮杀不休,状极惨烈,后世遂以修罗战场,喻血腥杀戮之地。此八种神道精怪,原在佛家地位甚低,故少林虽立其殿,却僻在一隅,少有人来。

尚瑞生惊魂略定,不禁暗暗恼火:“即便我是匪类,你们借着敲钟的由头,每日打一顿也就罢了,却如何将我弄到这鬼地方来?”气恼之下,对此殿更生厌憎,怒目望去,忽发现帝释像的身后,还坐了一尊怪神。此神头生一角,貌陋而安详,裸背跣足,肌肉粗壮,手拿一件不知名的乐器,正在用心吹奏,与殿内气氛显得极不和谐。

尚瑞生细看之下,猝见此像左腿已断,不由一呆:“莫非那落座的神像,便是这一尊?可它前面有神像挡着,又怎会掉下来?这毛神究竟是谁呢?”他却忘了那小沙弥曾经说过,此像即是紧那罗王。

转念又想:“世间真有这等怪事?难道我一入寺,这丑神便掉了下来?此事绝不可能!一定是众僧做的把戏,千方百计,不过诬心凶,其伪可憎,不觉大生鄙意。罗王身上,一只手摸着断腿处的裂缝,神色变幻不定,许久才发出一声叹息。这一叹似是伤感,又似迷惑,瘦弱的身躯不住地发抖,也不知是冷是怕。直待火绒熄灭,犹呆呆地立在神像前,转而失魂落魄,萎顿在地。细细看来,忽觉他脸上皱纹愈深,好像又苍老了许多。

那老僧坐了多时,才感觉殿内有人。睁目搜寻,目光一亮即收,又合上眼帘。突然间身子一震,忽听西面神座上一声轻响。那老僧如闻惊雷,猛跳起点了火绒,又向泥塑看去。这一回看罢,惶惑中却带了极大的恐惧,骤然向尚瑞生瞅来。一瞬间,目光竟在人、像之间移转了数次,仓皇失措。蓦地里缩下身去,坐回原位,合掌于胸,再不动了。

尚瑞生看他嘴唇颤抖,不由心生鄙夷,索性见怪不怪,倒在地上假睡起来。那老僧似已入定,竟无呼吸之声。

过了一会儿,尚瑞生鼾声微起。那老僧听了一刻,忽起身蹑足走近,向他细细端详,继而又去神像前,点火向上观看。来来回回,往返了十几趟,最后又坐回原位,脸上已不是迷惑惶恐,而是极烦躁不安了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,尚瑞生腰上忽被踢了一下,只听有人大声道:“快起来!今天得见点真章了!”尚瑞生一惊而醒,只见六七个僧人围在身周,每人拿了条戒杖,目光都甚异样。

众僧将他拽起,一伙人推搡着,又向钟楼走来。

到了钟楼下,几人都面带微笑,示意他上去敲钟。那撞钟僧走下楼时,与他擦身而过,轻轻叹了口气。尚瑞生上得楼来,动手便去撞钟,直撞了二十几下,那矮个僧大步蹿上,不由分说,又把他拽下来。

四人拽足扯臂,把他按在地上,几条戒杖狠狠抽下来。尚瑞生咬牙忍痛,只觉今日下手格外的重,里面竟附了内劲,委实难当。转眼间皮开肉绽,血星子溅了一地。那撞钟僧见不对头,慌忙劝阻道:“都快停手吧,这样打人就废了!可怜他是个人物,缓一缓吧。”矮个僧道:“您老休迷了法目,这贼实怜悯不得!只要留下一口气,他什么不敢做!”那撞钟僧辈份虽高,在寺里却无地位,搓着手不能再劝。

尚瑞生怒火上冲,咬牙冷笑道:“这话倒有见识!各位都别停手,早把恩情打散,我才有主张!”那矮个僧怒道:“你这贼还想翻身不成?实话对你说,今儿就是要结果了你!你以为信德师叔真给你正了筋骨,打不死么?那是做梦!他老人家早毁了你一身经脉,更抽空了你的五脏六腑,之所以拿话哄着你,那是怕你偷偷离寺,坏了我少林的声誉!这可都是法胜出的主意,经方丈默许了的。怎么样,这回死得够明白吧?”另几人一面打来,一面狂笑道:“任你如何耍诈,到此也一筹莫展!你可挺住了,真功夫来了!”话音未落,几条戒杖似附了千斤之力,照背心打下来。

尚瑞生听了这一番话,头上直欲炸裂,猛然间后心如受重锤,热血尚未喷出,已没了知觉……

这一次再醒来时,却见自家被丢在那神殿门口,只差几步便可入殿,送他的人竟丧尽天良,不肯再多走几步。身上所以麻木不痛,原来是冻僵了,若醒得再迟些,必然性命难保。

他急喘了一会,硬撑着爬进殿内,躺了足有半个时辰,冻僵的身躯才渐渐缓过来,初时似有小刀子在肉上浅割,慢慢地如被万虫咬噬,虽是铮铮铁汉,也忍不住低声呻吟。

这一痛也有好处,脑子逐渐清醒了,蓦然忆起几个僧人说过的话,一时怒火焚心,陡生异念:“尚某平生最重恩怨,只因感其盛德,才甘受羞辱打骂。如今既识其伪,管你合寺僧众手段多高,也要杀得遍地血流!”越想越恨,不由强撑而起。

此时夜已深了,他既欲反报,遂试着走了几步。第一步险些摔倒,第二步虽然摇晃,却勉强站住了,心底暗笑:“天可怜见,终未将我致死致残。皇天后土为鉴:尚瑞生死在今日,不为无行,乞赐片刻之勇,遂我心愿!”望空拜了几拜,又取出那把藏刀来,摇晃着出殿。

来到殿外,只见繁星灿耀,玉宇深沉。尚瑞生一时呆住,止住脚步,心中思绪万千,又回头走回殿中,但惊怒之情无法宣泄,忍不住纵声大叫。这一声本极沉闷,不料西侧群像竟掉下许多灰尘。尚瑞生一见,陡生迁怒之心,握刀扑过去,便要把众像捣碎。奈何腿脚失灵,上

忽听殿外脚步声响,一人踏雪而来,低叫道:“师兄,你在里面么?”尚瑞生心头一暖,却不回答。那人又唤了一声,推门走了进来,正是法胜。尚瑞生垂头而坐,也不看他。法胜手里拿了几个馒头,递过来道:“师兄,你别怪我几日没来看你,监寺大师看得太紧,戒律院的长老更不让我动弹。我知你挨了几顿打,其实没事的。信德师叔说你筋骨已不同了,板子伤不到哪儿去,就是不能运劲相抗,否则会毁了筋脉。千万记住了!”尚瑞生杖伤愈发疼起来,不由哼了一声。法胜似不敢逗留,说道:“师兄好歹忍过一月。我倒盼这一月过得慢些,你不走才好呢!”说罢握了握他手,慌慌地出殿去了。

待吃下几个馒头,又昏睡了一觉,殿内已越来越暗。也不知过了多久,忽听殿门“呀”地一声开了,一人脚底无声,走了进来。尚瑞生借外面微光射入,斜眼瞥去,只见来人赤足裸背,下面只穿了一条薄裤,周身骨瘦如柴,肌肉尽已萎缩,一张脸皱纹如刻,苍老非常,年纪大得无法猜测。

此人手里拿了根烧火棍,进来后便放在门旁,随即关上殿门,走到西侧神像前坐下,合眸定息,就此一动不动。尚瑞生细观其貌,觉得微微有些怪异,但究竟怪在何处,一时却看不明白。

孰料那老僧坐了片刻,忽然抖了起来,烦躁而起,自裤兜内掏出火刀,点燃了火绒,颤抖着举过头顶,向神座上照去。目光却落在端坐奏乐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